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小小鸟公益网

快捷导航
查看: 76|回复: 0

王子航 爸爸,我什么时候能回学校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7 22:4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94

    主题

    6

    帖子

    3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
    发表于 2016-4-28 14: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估计,全球每年约有1000万儿童因为交通事故受伤或者残疾。在中国,每年因交通事故伤亡的14岁以下儿童超过1.85万名,死亡率是欧洲的2.5倍、美国的2.6倍。交通事故已经成为我国14岁以下儿童的第四大死亡原因。
    文_《三月风》记者 吴漫 摄影_《三月风》记者 王雨萌
    王子航
    2014年出生,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黄埠镇黄埠村人。2018年1月24日,年关将至,其爷爷奶奶带着他驾车从浙江返乡,途中发生车祸。
    2018年2月,或许是王少鹏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时值春节前夕,年仅3岁的儿子王子航,躺在异乡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前额骨折,双眼紧闭,身上插满各种管子。上了年纪的一对父母,胳膊或者腿上缠着绷带、打着石膏,双双躺倒在骨科病床上,无法动弹。
    一场提前返乡归置年货的喜庆之旅,王少鹏怎么也没想到,竟被一起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打破。为了再干一个月多赚些钱,他和妻子没有选择和父母孩子同行回乡。意外骤然来袭,让这个原本幸福和美的五口之家瞬间陷入泥沼。孩子昏迷不醒,父母年迈受伤。
    二次车祸和三张病危单
    2018年1月24日晚,安徽省滁州市滁新高速路段上,一辆轻型小货车即将到达服务区。天下着雨,后又落成雨夹雪。“当时孩子爷爷在主驾驶位开车,奶奶抱着孩子坐在副驾驶座上,准备到服务区停车,过一晚再走”。
    谁承想距离服务区不到100米的路段上,一辆大挂车停在行车道中间,没有放置警示标志,该打的灯也一个没开。光线不好、雨雪天气路滑,等发现大挂车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本来低速撞上去,问题还不大。但后车突然冒出,以一百多码的速度撞了上来,前后夹击导致车里三人全部重伤。
    “那段路我去看了,整个驾驶室都撞扁了。因为二次车祸,才造成我父母多处骨折,孩子颅内出血、颅骨骨折。”在距离最近的一家县医院抢救一周后,由于条件有限,王少鹏把父母和孩子转到了合肥市安徽省立医院。孩子内开放性颅脑损伤,脑挫伤,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原发性脑干损伤,顶骨骨折……情况不容乐观,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
    一开始是肺部感染,因为呼吸上不来,小子航的气管险些被切除。之后病情时好时坏,有时两三天高烧不退,王少鹏想起那段日子,“孩子那时候都没有人样了。我们俩只能在ICU外边守着,干看着。”住了整整一个月,小子航的生命体征渐渐稳定下来,才从安徽的医院转回了老家。
    来到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小子航仍是昏迷状态。因为颅脑有积液压迫着脑神经,医生建议做分流手术。初中毕业的王少鹏什么也不懂,又担心需要埋藏体内、终生携带的分流管对孩子的潜在危害。于是跑遍郑州几大医院,到处咨询手术的安全性和可操作性,前后考虑了20多天,王少鹏才下决心签下第三张手术“生死状”。最终,从大脑皮下穿到腹腔的分流管,换来了沉睡三个多月孩子的苏醒。

    “在这儿宠你等于害你”
    去年4月,刚做完引流手术的那一周,小子航的肚肠常被引流管磨得生疼,吃激素让他的脸浮得跟气球似的。但过了磨合期,孩子还是一天天地变好了。意识慢慢在恢复,也能简单说话了。
    多处骨折的父母经过手术,已经提前出院回老家静养。小子航的救治也终于走到了康复训练期。这场车祸似乎终于能让王少鹏稍微喘口气,但孩子颅脑损伤最终导致的右侧偏瘫和智力倒退,对王少鹏来说仍是一场艰难的持久战。
    “右侧整体都不行。他不知道自己的胳膊怎么去使力,怎么抓东西,包括走路也是,一站就倒,有时候他一说话,你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记忆力也不太好。”王少鹏介绍说,一开始康复训练时,医院有专门的治疗团队和治疗方案,针对孩子右侧躯体肌张力过高、无法拿握、自主站立等问题,水针注射、针灸推拿以及感统训练轮番上阵,就为了在醒来后3到6个月的黄金期加快恢复。
    他自己也没停下来,“一有空就练,加起来他每天的总锻炼量至少有10到12个小时,坚持了有两个月。”恢复期的紧迫,训练的一次次反复,无论对王少鹏还是小子航,都属于超负荷状态。“我没办法,我只能把压力都加到他身上。我说你需要康复,需要赶紧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你好好锻炼,咱回家。医院不是我宠你的地方,我在这儿宠你就等于害你。”所以再心疼,王少鹏依然坚持着训练的强度。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夹杂着痛苦、泪水以及欣慰。不过孩子的“主动锻炼和配合”,让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断掉的神经有些在慢慢恢复,小子航的肌张力降下去了,虽然含混不清也能和人对话了,身边有人看着时还能自己走一段。比起刚受伤的样子,王少鹏说,恢复到这个程度,比他预想的要好。
    “起码付出还有动力”
    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个“90后”父亲的生活。不过王少鹏很乐观,“起码现在付出还有动力”,一个完整的家至少还在。前路漫长,但他依然坚定,“我还是希望孩子能恢复,不说恢复正常,能恢复90%,各项功能都能用,我也就满足了。”
    到今年阴历7月,小子航就要满5岁了。虽然仍说不清楚话,但“回学校”几个字经常从他嘴里冒出来。车祸前他和所有的小孩一样,快乐地在幼儿园玩耍上学,现在却不知道何时能再踏进校门。智力受损,让他的反应有时候还没有两岁多的孩子快。他还胖了不少,40斤的体重对于王少鹏来说,时常抱着也有些吃力了。
    车祸一年多以来,王少鹏花了70多万,至今负债30余万。父母做完手术就早早出院了,粉碎性骨折也只是在家吃药静养。小子航生活还不能自理,为了照顾他,继续为他做康复,王少鹏夫妻俩都被栓在医院里。
    伤残鉴定,取证调查,申诉开庭,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推进。在家庭救急的当口,王少鹏无暇旁顾。向亲戚朋友借钱,求助筹款机构,能做的王少鹏都试过了。最后,几个公益机构一共筹了5万多。
    如今康复已经进入后遗症期,医生也不能断言孩子将来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不过要接近正常孩子,至少还得两三年的持续训练。像天下所有望子成龙的父亲一样,王少鹏痛心小子航失去了曾经可期的美好未来,但他从未丧气,仍满怀信心地努力去康复,希望有一天孩子能如愿重回校园。


    1561625171614789.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726708129 周一至周五:10:00 - 18:00

    小小鸟残友公益网是一个公益服务平台,为残友提供相亲,残疾人相亲交友,残疾人就业创业,残疾人法律,残疾人体育,残疾人培训,残疾人文艺等周边服务。

    技术支持: 加田小店  X3.4© 2013-2017 小小鸟公益网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小小鸟公益网

    GMT+8, 2019-8-20 10:50 , Processed in 0.189068 second(s), 2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