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小小鸟公益网

快捷导航
查看: 73|回复: 0

方卡华 一边与时俱进,一边坚守匠心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7 22:4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94

    主题

    6

    帖子

    3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
    发表于 2016-4-28 14: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匠人,旧称手艺工人,这个原本朴素的词语近年来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很多匠人有着追求极致的自我约束。在我国残疾人群体里,有这样一群人,对于某样事物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多年汗水哪怕只换来一丁点的进步都能让他们点燃心中的某个念头。当这些残疾匠人遇上互联网的大潮时,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从左至右依次为学徒徐德威、李木兰和师父方卡华。
    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图片提供_小黑
    “加油”“可敬的残疾人”“你们的玉雕好漂亮”“66666”……
    第一次做淘宝直播,方豪紧张得手心直冒汗,这个腼腆的大男孩面对镜头还是做不到像专业卖家那样一口一个“亲”地和顾客互动。尽管没能卖出几件产品,但屏幕上不时冒出的弹幕还是让他安下心来。
    直播结束后,方豪有些不好意思,师父方卡华安慰他,凡事都有第一次,以后师兄弟们每人都直播几次,总能摸清门道。“但是不能因为这个把手上的功夫耽误了。”方卡华告诫徒弟们,“记住你们的身份,是一名玉雕师。”

    22岁的学徒杨德志在宿舍休息。他十岁那年查出骨肉瘤,导致右腿高位截肢。“我们残疾人,有了技术不怕找不到饭碗。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
    电商和玉石擦出的火花
    今年40岁的方卡华小时候因贪玩不慎摔坏了手臂,落下了残疾,虽有不便,但并不影响他成为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玉石产业里响当当的人物。自打2013年在云南创办玉雕技能培训基地以来,他带了一批又一批徒弟,这些徒弟也都是残疾人。而他有了做淘宝直播的念头,也是为了顺应电商发展的大潮。
    腾冲、大理一度是云南翡翠玉石的集散地,随着时代变迁,如今的瑞丽翡翠市场是我国翡翠交易品种最齐全和最具有人文特色的大市场。2013年,在全国四大珠宝市场中,瑞丽的销售量占50%以上。而且由于瑞丽的高端货品较多,吸引了很多北京、上海、香港、台湾等地的顾客。方卡华正是在这一年,创办了工作室。
    近几年,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渗透进各行各业,玉石产业也在这浪潮中随波逐流。方卡华说,2015年之前,德宏的玉石零售业是整个省的纳税大户,那时市场好,所有学徒都可以雕,作品也都卖得出去。
    生意最红火的时候,方豪甚至要放下手中的活儿帮着送货。珠宝零售店里人满为患,时常供不应求。来云南旅游的游客,一个重要项目就是逛玉石店。“我们拿到一块原石,成本是1000元,学生们雕刻的工本500,然后2000卖给零售商,店里可以卖到10000多。”方卡华说,店里的利润,至少在售价的8成以上。
    “虽然我们是残疾人,但我们手艺好,产品都还算紧俏。”方豪提起自己的作品被放在商店里,身价提高了好几倍,不无自豪。那个时候方卡华和徒弟们加班加点,积攒了3000多件作品,却不料电商的兴起带给他们前所未有的冲击。
    2016年作为直播元年,4月份淘宝推出了新的直播功能,卖家可以通过直播的方式展示所售的产品,即时交流、讨价还价、买卖付款,都能通过一块小小的屏幕完成。德宏一些有经济头脑的人,索性关闭了门店,做起了直播,剩下的店铺开始变得门可罗雀。电商和直播一跃成为云南玉石业的黑马,开始慢慢取代实体店铺。
    失去了买家,方卡华和徒弟们手中的3000多件产品积压了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通过代加工维持经营。“我在这边认识一对北京的老年夫妻,就是做直播卖玉石,一个月至少能赚10多万,就连北京的饭店都扔给儿子不管了。”眼看着身边的人尝到了电商的甜头,方卡华手里的货物,越发压得他喘不过气。
    关键时刻徒弟来马南一语惊醒梦中人:“方老师,我们的东西这么好,做直播肯定能赚钱。”方卡华不是没想过,他总觉得,自己文化程度低,对互联网、电子商务可以说一窍不通,而且徒弟们都是残疾人,在屏幕前向陌生人展示自己的残缺,或许会刺痛他们。
    他咨询了几个徒弟的意见,大家都觉得可以一试,由方豪和来马南牵头,从开网店开始,在闲暇时间看看别人是怎么通过淘宝直播卖货。一件、两件、十件……慢慢地,方卡华和徒弟们开始在网上卖出货物,因为他们的玉雕物美价廉,有不少是回头客。

    方卡华指导学徒们雕刻。方豪说师父平日对待学徒很亲切,大多时候是鼓励,很少生气。
    云南玉石业的残疾人领军者
    对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方卡华早年间跟着大哥在广东闯荡的时候,就有耳闻。“广东沿海,市场发达,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电子商务是什么的时候,广东已经有人开始用互联网交易了”。方卡华说,广东肇庆、揭阳等地也是玉石交易频繁的地区,多年前就已经有人通过网络卖货,他那时怎么也想不到,电子商务会发展到今天这般水平。
    方卡华出生在福建莆田,从小学习木雕。后因机缘巧合接触到玉石雕刻,木雕转玉雕,因为有基础,再加上勤奋好学,方卡华很快便在玉雕行业崭露头角,作品曾被中国地质博物馆收藏,荣誉证书拿了一个又一个,还获得了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是国内各行业工艺匠人梦寐以求的奖项。
    没去过云南,算不得搞玉石的,是这个行业里的通识。17年前方卡华第一次跟着大哥去云南进原材料时,发现这边的原石质量好,人工费也相对较高,一个好的师傅出品一个物件,工费几千甚至过万。
    方卡华深深明白残疾人找工作不容易,那时他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残疾人经过培训,可以成为玉雕师傅,凭借一技之长拿稳定的工资,是个多赢的好法子,而自己正是活生生的例子。方卡华为了这个念头,四处奔走,往返于云南、福建、广东等地。
    2013年在云南省残联和德宏州残联的帮助下,方卡华创建了“残疾人玉石雕刻培训基地”,无偿面向社会招收广大残障同胞进行玉石雕刻培训。陆续有残疾人上门找方卡华学玉雕。
    方豪就是那时开始拜师学艺,尽管才14岁,但天资聪颖的他深得方卡华喜爱。方豪3岁时因父母的疏忽右手手腕以下被机器切断,“受伤后爸妈对我很愧疚,但是也不能怪他们。”
    初中时方豪学习成绩上不去,正值叛逆期,和父母闹情绪想要辍学,被逼着读完了初中,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愿出门,每天干些农活。“一个亲戚是做玉石生意的,问我想不想入行。”在家待久了,方豪觉出味来,明白这么混日子不是办法,便跟着亲戚去了一家专门的技能学校。学校里大染缸似的集体授课,加上方豪残疾人的身份,让他始终难以融入。多方打听得知方卡华的工作室,就想试一试,他现在还记得方卡华对他说的那句,想入门容易,想学成出师,可就难上加难。
    方豪也没让方卡华失望,在电商开始红火的那两年,方豪因为年纪小,接受新事物更快,时常用手机看视频、打游戏的他建议师父也在淘宝上开店,方卡华在徒弟们的建议下开设了“方卡华技能大师工作室”,从而通过淘宝卖出学徒的更多作品。方卡华从没担心过孩子们作品的好坏问题,“在我看来,他们虽然听不见,身体残疾,但做出来的成品跟健全人一样,甚至更好”。
    方豪家所在的云南保山,离德宏200多公里,这算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刚来的时候每天都会想家。晚上的空余时间和父母视频,是方豪的必修课,他能从中得到很多鼓励。他在视频里和爸妈说学画草稿的过程,说原石的尺寸和形状,告诉他们方老师如何下刀,用的工具有什么差别。
    尽管一窍不通,但方豪的父母还是耐心听完。方豪的第一个作品是在比赛中完成的,历时3天,从五十多个玉雕高手中脱颖而出,凭着一个叫《悟道》的无相佛玉雕,得了三等奖,他父母现在还记得视频里儿子报告这个消息时灿烂的笑容。

    做玉雕的学徒多了,存货也多,学生作品总共三千多件。近年来互联网发展起来,市场上的珠宝商家会拿着自己的货通过淘宝直播出售,方卡华也学着在淘宝上开设了“方卡华技能大师工作室”,他想通过淘宝卖出学徒的更多作品。
    玉不琢,不成器
    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吸引更多的残疾人学玉雕,方卡华不惜下“血本”:残疾人来这里当学徒,他管吃管住,提供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四套工服,还管每月的话费,月末还有300元零花钱,这样的待遇说出去,方卡华没少被人当成骗子。
    其中包括方豪的师兄来马南。28岁的来马南是方卡华最早的那批学生之一,直到现在还跟在方卡华身边学玉雕。他小时候摔断了左腿,落下了残疾。
    5年前残联告知来马南有个玉雕大师在瑞丽免费教残疾人学玉雕,还提供特别好的待遇。父母建议他去试试,在云南,尤其是村子里,能在玉石行业谋份差事,是一份不大不小的荣誉。
    “如果是假的我就回来,如果是真的总比放牛、种地、采茶强。”来马南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来到方卡华的工作室。一进门,心里的石头落了一半——一屋子的残疾同胞,围着一个中年男人在观摩,那人手上刻刀起起落落,不一会儿一个佛像的轮廓便清晰可见,来马南看得入神,对方抬起头对他一笑,不用说他也知道这是那位“方大师”,道了声“方老师好”,向对方鞠一躬,简单的拜师礼后,算是入了门。
    现在方卡华带着6个徒弟,在做玉雕的同时,还兼任淘宝客服,有时还会做淘宝直播,其中干得好的每个月能拿到6000多元的工资。最低的也在三四千元,远超当地的人均收入水平。6年来,方卡华带了一批又一批学徒,总共68人,最多时同时带着十多个学生。
    除了指点徒弟们的雕工,方卡华还专门找过淘宝的“皇冠卖家”来给学生们培训,但收效甚微,“我们的专业是雕刻,销售不太在行,本来文化程度低,因为卖货而耽误了玉雕上的工夫,得不偿失。”方卡华说,他不忍心耽误徒弟们学雕刻的时间,以至于“做梦都想找一个懂淘宝的人来合作”。
    现在,方卡华和徒弟们的产品网上销量时好时坏,他也看淡了许多,“专心带好徒弟,是我最重要的事,至于销量,有一个卖一个,只要他们学成,不愁找不到饭吃。”他坚信,这些孩子们只要坚持,终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但这些年轻孩子里能坚持下来的,着实不多。“给你一块原石,可以自己画、自己雕,做一个作品出来,并且能卖出去,得到市场认可才算毕业。”方卡华说,这个过程没有三五年是达不到的。
    来当学徒的孩子们大多是德宏周边村子里的。他们以前在家里种种地、喂喂猪、放放牛,日子虽然清苦,倒也自由,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每天8小时的规律作息,有些“野”惯了的孩子,没学几天便走了。为此,方卡华没少去学生家里劝导,以至于他现在收徒宁缺毋滥。
    来马南在学玉雕的头两年,也打过退堂鼓。“刚来的时候,谁也不认识,都是陌生人,也不会和人打交道。”那时候来马南谈了两年多的女友提出了分手,原因是两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其实就是对我不满意,她也不看好我们这行,吵架多了就分手了。”加上学玉雕一段时间也没什么特别的成绩,来马南想过放弃。
    “那段时间很纠结,也很难受,方老师劝我,其他师兄弟也劝我,后来想通了,不能浪费时间,坚持了下来。”来马南说,那段时间除了师父,劝他最多的就是方豪和李文先。先天智力残疾的李文先说话总是慢吞吞的,这也养成了他不疾不徐的性格,1988年出生的他在师兄弟里年纪偏大,扮演着憨厚大哥的形象。
    老实巴交的李文先没能盼到出师的那天。经年累月的相处,让方豪、来马南、李文先等学徒们处出了情感,大家吃住都在一起,不分彼此,气氛融洽。但聚散终有时,有些学有所成的徒弟,要么出去打工,成了优秀的玉雕师傅;条件好的自己创业,也有了一番作为;还有的因为种种原因从事了别的行当。
    来马南和方豪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师兄弟,李文先是他们最为不舍的。这也是方卡华不得不面临的难题——人才流失。
    李文先的母亲是盲人,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有先天智力残疾,还有两个哥哥,大哥也是智力残疾,二哥下肢不等长,就是俗话说的“高低脚”。原本就不幸的家庭因为李文先父亲的去世雪上加霜。方卡华可怜这个徒弟,给他放了长假,不想李文先再来时,没多久又要告别,而这次告别,再见遥遥无期。因为“大哥脾气不好,二哥又安定不下来。”李文先思来想去,只有自己照顾母亲最为稳妥。白天他出去干些农活,按时回来给母亲做饭,邻居也经常帮忙,尽管每个月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也能勉强度日。
    李文先回到家里后有时还会写写画画。最近为了改善生活质量,他找木头自己做了蜂箱,和村里的人学起了养蜂。“等大哥二哥成了家,稳定下来,我就可以继续跟方老师学玉雕了。”李文先是方卡华第二批徒弟里,他比较中意的一个,尽管不是天资最好的,但他就是喜欢这个徒弟不疾不徐、脚踏实地的个性,“干我们这行的,要看能不能钻进去,我见多了聪明伶俐的孩子,因为坐不住,连皮毛都没学明白就半途而废。”方卡华对李文先的离开十分惋惜,却又无可奈何,他说学玉雕是个慢功夫,坚持三到五年,只能算是入了门,而后就要看倾注了多少心血,越努力的,自然成就越高。
    “玉不琢,不成器,做人也是如此。”


    1557717557195264.jpg
    155771759542517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726708129 周一至周五:10:00 - 18:00

    小小鸟残友公益网是一个公益服务平台,为残友提供相亲,残疾人相亲交友,残疾人就业创业,残疾人法律,残疾人体育,残疾人培训,残疾人文艺等周边服务。

    技术支持: 加田小店  X3.4© 2013-2017 小小鸟公益网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小小鸟公益网

    GMT+8, 2019-8-20 11:50 , Processed in 0.179144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